<progress id="njdxr"></progress>
<cite id="njdxr"><video id="njdxr"></video></cite>
<cite id="njdxr"></cite><cite id="njdxr"><video id="njdxr"></video></cite>
<var id="njdxr"></var>
<var id="njdxr"></var>
<var id="njdxr"></var>
<var id="njdxr"></var>
<var id="njdxr"></var>
<var id="njdxr"><strike id="njdxr"></strike></var>
<cite id="njdxr"></cite>
<var id="njdxr"></var>
<var id="njdxr"><dl id="njdxr"></dl></var>

學校主頁 學院主頁 社會史中心

科學研究

首頁» 科學研究

宋小明 || 抗戰初期晉冀豫邊區軍隊生活物資供應、核算與管理—基于民國二十七年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賬簿的研究

發布者: 時間:2021-05-01瀏覽量:

作者簡介

image.png

      宋小明,管理學(會計學)博士,會計學教授。中國會計學會會計史專業委員會委員、上海立信會計金融學院中國會計博物館館長。研究興趣:會計理論、會計史。在《社會科學輯刊》、《世界經濟譯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財務與會計》、《財會通訊》等雜志發表論文、譯文60多篇,出版《未來會計》、《網絡時代的企業報告》、《1900年前會計的演進》、《會計中的經濟學》、《成本會計史研究》等譯著、專著10部,主持、參與省廳級項目4項,多次獲甘肅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和甘肅省高校社科成果獎。

摘要:抗戰時期敵后根據地的軍資供應及管理,是中國近代史中一個需要深入研究的重要問題。本文以民國二十七年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賬簿為中心,通過統計分析和賬簿記錄格式、內容與方法等的分析研究,結合文獻資料,考察抗戰初期晉冀豫邊區軍隊生活物資供應、核算及管理的一些細節性問題。這組賬簿包含諸多鮮活的原始材料,包括對八路軍129師及115師344旅下屬各部的物資供應,真實地記錄了作為晉冀豫邊區核心的涉縣地區軍事、政治、民眾負擔以及軍用生活物資供應管理的實際狀況,反映了邊區民眾和地方政權機構在抵抗外敵入侵時的種種努力,包括戰勤系統的建立、軍資供應、民眾(花戶)負擔、以及相關活動的組織、核算與管理,對了解抗戰背后真實的社會經濟狀況具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晉冀豫邊區  軍資供應  賬簿  核算  管理

一、本題的意義

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是中國近代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對于其后國內、國際形勢的演變,以及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具有重要的基礎性意義??箲饡r期敵后根據地的物資供應及管理是戰爭獲勝的重要基礎,也是一個需要深入研究、具有重要意義的理論及實際問題。

抗戰初期,因為政治、軍事等多方面原因,以我黨領導下的人民武裝為核心,大批武裝力量集聚本就貧窮的晉冀魯豫交界的山地地區,與日軍展開殊死戰斗。在人地生疏的環境中,他們既要抗擊武裝到牙齒的日本侵略者,也要在各種勢力的角力中尋找助力,解決生存及發展問題,其復雜性及面臨的困難,遠非今日人們所能想象。尤其進入敵后作戰的初期,基礎性工作及政權建設的努力尚未及開展,再加上地方政權結構復雜,各種勢力叢生,部隊的物資供應成為很大的難題。而這一問題,同樣也是面對兇惡的侵略者和艱苦的戰爭環境,地方政府及民眾需要共同面對的難題。

本文以中國會計博物館收藏的一組民國二十七年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賬簿資料為基礎,通過細致的資料分析,研究抗戰初期晉冀豫邊區的軍資供應、會計核算、管理及相關問題。依據第一手資料,局部還原抗戰初期晉冀豫邊區軍隊生活物資供應的歷史真實,探討其中所涉及的諸種問題。這組賬簿含6本完整賬冊及3張(6面)賬簿散頁,時間跨度從民國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正月至二十八年(1939年)元月初,其時正是八路軍進入太行、太岳山區,尋機殲敵和建立晉冀豫根據地的初始時期。賬簿中許多原始材料,真實地記錄了涉縣地區軍事政治及民眾負擔的實際狀況,反映了邊區民眾和地方政權機構在抵抗外敵入侵時付出的種種努力,包括戰勤系統的建立、軍資供應、民眾(花戶)負擔、相關活動的組織、核算與管理等。賬簿記錄中廣泛涉及對八路軍115師344旅、129師下屬各部及其他武裝力量的物資供應及支差情況,為研究抗戰初期八路軍的物資供應提供了一些極為重要的細節性材料。雖然賬簿數量有限,對分析研究的系統性、全面性不無影響;同時,因為資料所限,對一些細節很難獲得確實的佐證,但在相關史料本極匱乏的情況下,作為直接基于第一手原始資料的研究,其價值依然是不容忽視的。

二、賬簿述要

(一)概觀

這組賬簿為中國會計博物館2013年4月15日入藏,出自太行山革命老區,是民國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記錄該所經手的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箲鸪跗谲婈犐钗镔Y供應及管理的賬目資料,含完整賬冊6本及零散賬頁3張(6面)。其中完整賬簿包括:(1)收到條賬2本:中華民國二十七年正月立甘泉鄉收到條賬(以下稱“賬1”);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立甘泉鄉收到條賬(以下稱“賬2”);(2)陡貢村戰勤所糧食入出起運賬1本(以下稱“賬3”);(3)各花戶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賬1本(以下稱“賬4”);(4)民國二十七年立各花戶老賬1本(以下稱“賬5”);(5)民國二十七年九月三十日甘泉鄉通知卷冊1本(以下稱“賬6”)。以下簡要說明各賬特點及所記內容。

1.收到條賬

收到條賬2本,分別立于民國二十七年正月和民國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日,記錄從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正月至十二月底收到上級代購機構、政府機關、部隊、其他機構及個人接收物資時所出具回條的詳細情況。賬簿為橫條式賬,毛邊紙賬頁,紙媒手工裝訂,賬1賬2分別為18頁和11頁。

image.png

圖1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日立甘泉鄉收到條賬(封面)

本賬簿采用豎寫方式,從右到左記錄。內容包括收到回條日期、回條之由來、以及回條所記項目明細,如:

      正月初三   收東達七大隊回條  

                          柴二百三十八斤

                          鹽八斤八兩

                          米一百七十八斤

                          料六十四斤

                          白面十七斤半

      十六日   收動員委員會雜膳費回條

                          大洋貳元

2本收到回條賬是6本賬簿中從形式到內容最為正規的,其目的在于清楚反映戰勤所從各有關方面收到回條之細目,并詳列各回條所涉及內容。所以,從總體上來看,該賬既是陡貢村戰勤所經手開支或送出各項軍用生活物資的明細記錄,也是一定時期內支出之總括。該賬詳細記錄收到回條之細目,力求無所遺漏,這一點可以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立甘泉鄉收到條賬最后一頁的記錄為證:

      除前列單外又交上

      統制局條二張

      過路軍條壹紙(軍事委員會第二十三游擊支隊第八大隊二部)

      自十二月十五日以后東達成立

      涉縣第二分所第三代購支所換一換條

      及代購費七毛條一張

      區審委會審定一張

戰勤所作為基層軍資供應機構,其核心業務是組織征集物資,就地供應軍隊,或按上級要求將所籌集到的物資如期送達上一級戰勤機構(代辦所或相關政府機構)。因往來事項較多,經辦手續各不一致,故以收到回條為確認記賬的核心標志。這也是該賬簿成為一組賬簿之核心的原因所在。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設立于民國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日的賬2,與賬1并不存在時間上的承續關系。賬2第一筆記收東達鎮公所條,日期為陰歷四月十八,陽歷五月十七日,皆早于立賬日期,主要是按回條出具單位分別記錄;而賬1所記業務從民國二十七年正月初三到十二月初四(陽歷元月二十四日),具有序時和分類兼顧的特點。

2. 陡貢村戰勤所糧食入出起運賬(賬3)

本賬記錄陡貢村戰勤所經手糧食的入、出、起運情況。賬簿殘缺,無封面,存13頁,綠色毛邊紙賬頁,紙媒手工裝訂,頁面比收到條賬略小。本賬無名稱及立賬時間信息,內頁蓋有“涉縣陡貢村戰勤所”長條章。根據內容及中式賬簿的命名習慣,定名為“陡貢村戰勤所糧食入出起運賬”。第8頁有“入二七年保長米一石一斗五升”,結合其他各賬時間,可斷為民國二十七年賬簿。

image.png

圖2  涉縣陡貢村戰勤所糧食入出起運賬(第1頁)


3.各花戶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賬(賬4)

淺綠色毛邊紙賬簿,規格同賬3。本冊封面封底俱全,但封面無賬簿名稱及立賬時間信息,僅加蓋“涉縣陡貢村戰勤所”長條章。內頁15,按花戶姓名分別記支差、送兵、以及提供米、面等各種物資數量及金額,每戶名下最后都結出總錢數。封面背面亦有記錄。本賬記錄較亂,有查對標記??傆嬋藨?12。

image.png

圖3  各花戶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賬(第4頁)

      4.民國二十七年立各花戶老賬(賬5)

本賬按人名設戶,分戶記錄欠款、欠糧(面、米、麩料、谷子等)實數。賬簿采用淺綠色毛邊紙制作,較賬1賬2略窄,亦為紙媒手工裝訂。賬簿內含24頁,包含花戶134戶。其中第21頁丁致祥名前有“東達鎮”字樣,第23頁付成群名前有“第二溝”字樣。

image.png

圖4   民國二十七年立各花戶老賬(封面)

本賬簿記錄陡貢村戰勤所征收范圍內各花戶(主要為甘泉鄉陡貢村花戶,計118戶,另有東達鎮花戶7戶,第二溝花戶9戶)欠繳的錢糧數,賬簿沿襲了舊時中式賬簿稱往來欠賬為老賬的習慣,然因各花戶所欠項目多寡差異較大,賬簿在記錄形式上顯得較為隨意,且多有涂改和圈畫痕跡。

image.png

圖5 民國二十七年立各花戶老賬(第18頁)

5.民國二十七年九月三十日甘泉鄉通知卷冊(賬6)

記錄民國二十七年十一月十三日至民國二十八年元月六日從聯保辦公處和聯保處自衛隊部收到各類通知細況。7頁,2頁無字。封面蓋“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圖鈐”。通知內容廣泛涉及人財物各方面。為研究其他賬簿記錄提供了重要的背景及佐證材料。

image.png

圖6  民國二十七年九月三十日立甘泉鄉通知卷冊(封面)


6. 散頁

散頁3張6面,其中一為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二十四日銀錢流水(入出);一為十二月初九至二十五日銀錢流水(入出);一為支出匯總。皆為白色毛邊紙賬頁,兩頁銀錢流水賬裝訂位置及殘損、污漬位置相同,且皆有標注為“否”的賬頁,可推斷為同一本賬的殘留。支出匯總頁記錄形式及污損情況與銀錢流水賬頁不同,當為另一本賬簿的殘留。

image.png

圖7   散頁——十二月初九至二十五日銀錢流水

image.png

圖8  散頁——支出匯總


二)基本數據整理及分析

 1.賬1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正月立甘泉鄉收到條賬

      本賬簿立于民國二十七年正月,在本組賬簿中屬于立賬時間最早的一本。開賬第一筆記錄正月初三收東達七大隊回條情況,計:

      柴 二百三十八斤

      鹽 八斤八兩

      米 一百七十八斤

      料 六十四斤

      白面 十七斤半

      旁注:換涉縣第二區第三、四、五、六聯?;旌洗k所

從其時間及內容分析,當為戰勤所成立之初,組織機構建設及各方面關系尚未確定的情況下,向住東達(鎮)之軍隊(七大隊)供應物資情況。其后按時間順序登記收到不同方面回條細目,計有:

      16日 收動員委員會雜膳費回條   大洋二元

      22日 收聯保條  米三斤半, 旁注:借代辦所還聯保

      正月初三  收第二縱隊司令部回條   小米一斗四升

      柴五十斤

為方便分析,現將本賬所記內容分析整理如下表: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上表數據可見,本賬以來自不同方面的回條為依據,記錄涉縣陡貢村戰勤所經手各項軍用生活物資的供應情況,也是直觀地反映所在區域民戶支持抗戰的各項物資付出。因總的付出尚有賬2做部分反映,因此,此處先不對收到回條賬所反映物資供應的總體情況做分析說明,僅對本賬所反映出的具體情況做一些初步概括:

(1)作為處于最基層的村級戰勤機構,陡貢村戰勤所在其設立之初,對外物資供應頭緒紛亂,概括起來可分為以下幾種情況:

①向上一級軍需代辦機構的供應,此類機構包括:涉縣第二區第三、四、五、六聯?;旌洗k所、西達抗日軍需代辦所、西東達峧甘港聯合代辦所。此類為具有軍資代購代辦業務正式資格的機構。以下各機構和個人出具的回條需換成這些機構的回條才能作為正式憑據。

②向上級政府機關或委員會的供應。如:第二區區署、動員委員會、統制局、東達鎮等。

③直接面向部隊的物資供應。涉及:第二縱隊司令部、第八路軍第四游擊支隊第二大隊部、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四旅游擊第一支隊部、游擊第九大隊第四中隊、臺莊駐防第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六旅補充團第二營第八連二部供給處等。

④向代表軍隊的個人的供應。計有:韓隊長、冀察游擊司令部指揮部參謀長、第二中隊隊長魏鴻福、游擊司令部隊長智琴仙等。

(2)村戰勤所的物資供應,以糧草、燃料及日常生活用品為主。賬1中所涉及項目分類統計如下:

image.png

說明:①柴的統計中包括一些寫為“柴草”的項目;

②料豆中有一項記為2斗,按每斗30斤折合為60斤;小米中有三項分別記為1斗4升,2斗,3斗,同樣按每斗30斤折合為42斤,60斤及90斤。

(3)有關八路軍軍資供應的記錄資料

自民國二十六年底,八路軍129師及115師三四四旅即以涉縣為中心,在周邊區域開展對日作戰和根據地建設。賬1中記錄12項對八路軍的物資供應  (詳見下表),與其他不同的是,對八路軍的物資供應,多處標明“捐出”,表明八路軍初入華北作戰時,地方捐贈是物資來源的一個重要方面。

image.png

圖9  二十七年正月立甘泉鄉收到條賬中對八路軍物資供應的部分記錄

image.png


 聯系表1統計可知,在全部35項回條記錄中,對八路軍的供應12項,占比34.28%。糧食類供應1171斤,占總數5196斤的22.54%??梢妼Π寺奋姷奈镔Y供應,筆數較多,但總體數量并不多。不過,以上數據并不代表該戰勤所對八路軍的全部物資供應,因此以上數據僅具參考意義。另外,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戰勤所的物資及其他供應(包括支差),都是有償形式,而對八路軍的供應項目中,數額最大的三筆皆記明是“捐出”。

在十一月初十所記“供給第八路軍第四游擊支隊第二大隊部”一筆后, 注明“此四紙換區代購支所一張”,說明在向部隊直接供應物資時,可以先由接受物資的單位出具收條,但過后需改換具有代購資質的機構的收據(回條),才是合規的記賬憑據。說明對于賬簿記錄及有關業務的手續制度,是明確且嚴格的。即便向八路軍的數項供應皆注明是“捐出”, 但同樣必須換得代購(支)所的合規憑據。

2.賬2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立甘泉鄉收到條賬

本賬立于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陰歷五月二十七日,登載自陰歷四月十八日(陽歷1938年5月17日)至十一月廿一日(陽歷1939年1月7日)收到回條細況。與賬1以時間順序為主線序時登記(輔以按出具回條單位的分類登記)的方式不同,本賬按出具回條的單位分類登記。從記錄情況看,本賬開設之時,地方政府已對軍資供應及相關財務手續進行了整理和規范,基層戰勤所的物資供應更多地面向上一級代辦機構及政府機構,大幅度減少了對部隊單位乃至個人的直接供應,因此,本賬較之賬1在形式上更顯得整齊和規范一些:

(1)賬簿封面加蓋了“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圖記”數處及記賬人“付在和”名章。表明設賬之時會計主體和記賬人已然十分確定,而不像賬1那樣諸多猶疑,乃至連鄉名也出現書寫錯誤;

(2)記錄形式更為規范。頂邊日期寫明“陰歷”,并相應地在下邊注明了陽歷日期。日期、業務內容的位置也基本做到了整齊劃一。每頁都加蓋了二至三個“涉縣陡貢村戰勤所”長條章。說明經過半年的摸索,在戰勤系統組織結構及物資供應逐漸趨向規范的同時,對于如何做好賬簿記錄也有了更多心得,從而有了賬簿記錄方式上極大的改進。

image.png

圖10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立收到條賬(第1 頁)

其記錄詳情統計列表如下:

image.png

image.png


 賬2作為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賬簿中的主要賬簿之一,其功能與賬1相同,除立賬時間較晚外,所記內容項目相類,時間上也有重疊。與賬1相比,本賬有三方面明顯特點:

(1)所記業務數量大幅減少,但涉及物資數量明顯加大,表明經過數月之后,戰勤所供應物資的數量大幅提升,村民(花戶)的負擔也明顯加重;

(2)隨著時間的推移,對戰勤系統物資供應的管理更加規范,表現在:

①對軍隊的直接供應大幅度減少,大量物資供應通過上一級代購機構來完成;

②賬務記錄中涉及多處換條的記錄,表明票據管理更趨規范;

③賬簿記錄中兩處涉及收到“審委會審定”,說明對戰勤所業務資料的審定已成制度。

(3)經過之前的業務總結, 賬簿記錄形式更為規范整齊。

3. 賬3 涉縣陡貢村戰勤所糧食入出起運賬

本賬記錄陡貢村戰勤所經手糧食入出及起運情況。賬簿殘缺,無封面。根據內容及所蓋印章定名為“涉縣陡貢村戰勤所糧食入出起運賬”。本賬無明確的時間標示,惟第8頁有“入二七年保長米一石一斗五升”,結合其他各賬時間,可斷為民國二十七年賬簿。

賬中逐項記錄米、面、谷子、麩料收入、付出及起運細數。各種記錄穿插交替,并無一定之規,也無標注時間,其功能似乎只是依次記錄發生的各項起運及米糧支出。分析賬簿記錄內容可知,戰勤所經手各種米糧,用于:

(1) 起運上級代辦(代購)機關;

(2)供應過路軍(對八路軍各部的供應單獨列示);

(3)零星事務性支用。

從賬簿內容來看,戰勤所的第一功能,在于將籌集的物資(米糧為主)及款項起運上級代購機關。此類記錄之主要項目概括列示如下:

      出起谷子十三石七斗八升四

      共起麥子九石一斗八升九

      出送代購所麥八斗四升

      共起面二千二百九十七升六兩

本賬記錄中大量涉及對各方駐軍及過路軍的米糧供應,包括:

      支逐日過路白面九十四斤四兩

共支東達駐防六支隊司令部送十二次共面九百六十五斤四兩

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冀豫游擊第八支隊第一團面三十一斤

      支冀察游擊司令部指揮部面八斤

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別動隊華北第十游擊隊司令部面三斤(旁注:二張)  又面七斤

支第一戰區河北游擊總司令部第一游擊司令部白面十斤

支第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四旅游擊第一支隊部白面五十三斤(旁注:二次)

出游擊二縱隊豆三升

出游擊七大隊料二斗二升

出六支隊麩子二十斤(料四斗)  又麩子九十五斤

出八路軍麩子三斤(旁注:有大方章條)

出八路軍四支隊麩子五斤

出別動總隊麩料六斤

出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四旅麩料十二斤

出八路四支隊麩料三十一斤

支冀察游擊第七大隊(換三四五六混合代辦所條)米五斗一升

支東達鎮駐防隊伍米二斗五升(旁注:有條蓋東鎮公所章)

支冀察游擊第九大隊四中隊小米五斗六升

支過路軍用小米三合(旁注:二合店做二次)

支第八路軍第四游擊支隊第二大隊部米一斗零五合

支過路軍小米八合

支過路軍第二次用米十斤三升

支第八路軍第四游擊支隊第二大隊部小米一石三斗八升(旁注:此宗歸大戶)

支過路軍二次用米三升

支過路軍及工作團米一升二合

支自衛隊米二斗五升三合

支八路一一五師三四四旅米一斗一升

支過路軍小米七合

支八路軍小米五合(有條)

 以上29筆記錄,涉及八路軍9筆,未標明番號的過路軍7筆。其中大部分屬于零星小額支用,由村戰勤所直接供應。一筆“支第八路軍第四游擊支隊第二大隊部小米一石三斗八升”,數額較大,旁邊注明“此宗歸大戶”,表明當需要較大的供應而戰勤所存糧不敷支付時,則由大戶負擔。

賬簿中所記支出項目龐雜,涉及起款用面、起面用面、送公事用面(包括縣政府送公事、聯保送公事等)、催給養用面、起款算賬用面、抄表冊用面、先生取面、起谷用面、招待先生用面、支統制局用面、個人取用糧食等諸多方面。

image.png

圖11 涉縣陡貢村戰勤所糧食入出起運賬(第7頁)


 4.賬4  各花戶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明細賬

 本賬記錄各花戶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明細,采用實物計量和貨幣計量相結合的方式登記。凡支差、送兵、送信、送給養、做鞋、牲口支差,以及提供面、米、油、草、蘿卜等,皆按數量、錢數(金額)并列記錄。前11頁按花戶分戶記錄,如:

     付在禮  送兵(二次)錢四毛

     支差洋七元五     共錢三十四千七百六十

     后4頁則改變記錄方式,分別記錄各項開支情況,如:

     出送武安支差共合錢七十五千三百七十文

     出林旺送兵錢二十六千文

以及:

     付大有物料錢 三百五十

     甯自興飯錢一千一百文

     付勉之細米1斗錢拾千零八十

     付林有面錢五百文

其中比較突出及特別的有:

(1)支差  賬4記錄所見,對莊內花戶而言,人、畜支差是極頻繁之事。本賬112戶,有“支差”記錄者30戶,其中多為2次。除直接記為支差者外,尚有各種其他形式的差事,如送兵、送給養、送糧草、送米料、送軍裝、牲口支差等,若將此類差事也計算在內,則涉及面更廣。

(2)差別負擔原則

從本賬記錄來看,不同人戶下支差數不同,明顯是根據能力而定的,切實地體現了抗戰時期“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根據力量差別負擔的原則。如“甯詩”名下就有各種不同記錄多達10項,詳列如下:

      甯詩  西盤陽送米一百三十三斤半 合錢三千三百四十

      固縣(?)送米料一百七十三斤半 合錢四千五百九十文

      面四斤六兩  面一斤十二兩  收拾校址錢八百八十

      潤筆(?)面六斤七兩 錢二千零五十七

      做鞋兩對 錢一元二毛  面十二兩 錢三百

      牲口支差三次洋六元

      古城送兵 錢二毛  共錢四十六千六百九十


      另有數人,名下只有送信一項:

      楊萬德 送信錢四百四十

      申雨  送信錢四百四十

      甯栓孩 送信錢八百八十

參照其他信息,當為負擔能力較差,所以只能承擔送信這樣較為輕松的差事。

(3)挑戰壕用工

第12頁上有挑戰壕用工記錄如下圖:

image.png


圖12  各花戶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明細賬第11頁之挑戰壕用工費

這部分記錄反映去西達挑戰壕的費用付出。從所記內容看,似乎開始是要分人記錄各人應得工錢數,但記到第三項時重復記了申其貴,因此用括號將所記三項括起來(應是視為作廢),另記一項:

      出去西達挑戰壕工錢(旁注:每工錢八百四十)

      五十人四十二千文

此處采用了比較標準的入、出會計記錄方式,書寫也較之前整齊規范。由此開始,以后各項目按分業務分項記錄的形式,但當記過三筆涉及人名賬時,又改回了直接頂頭記人名的記錄方式,不再標注“出”字所代表的記賬符號。

本賬的記錄方式表明,當面對前所未有的新型業務時,究竟該采用何種記錄方式,記賬人一直處在猶疑和探索之中。由此導致一本賬中有多種不同的記錄形式,而且賬簿也無定名。

另外,本賬在記錄數量和金額時,依然使用蘇州碼。但在大多數頁面左側邊角處(或上或下),會有用阿拉伯數字標準的合計金額。表明記賬人也熟知阿拉伯數字計算方法,并在加計合計數時采用了阿拉伯數字計算,其原因,應該是考慮到了非會計人員看賬的需要。

 5. 賬5  民國二十七年立各花戶老賬

image.png

圖13  民國二十七年立各花戶老賬(第1頁)


本賬在各戶名下分列所欠糧、款數,包括欠款、欠米、欠面、欠麩、欠谷子等。其中所欠較多者有:

      付在修   欠米一升   欠面(二次)三斤十二兩   欠麩料一斤半  欠款錢六千四百文  欠谷子二升二合半

      付在金   欠米五升三合二勺五   欠面八斤十四兩    欠麩料三斤九兩    欠款錢四千九百三十文    欠谷子五升三合二勺五

本賬記錄中顯示如下信息:

(1)在戰爭時期,不斷的款項和物資攤派已經成為一種常態,累積拖欠較為嚴重。

從花戶所欠項目構成及部分記錄中反映的信息來看,各花戶經常要負擔各種攤派糧、款,而且不止一次兩次,如申連有名下就有“欠三四兩次米六升六合”的記錄。申其義名下有“欠四次米八合五”。還有多人欠三四兩次米的記錄。

(2)攤派中實行差別負擔原則。同樣是欠兩次柴,任維新為八斤,折合錢一百六十文,丁致祥為十斤,折合錢二百文,申全子為四斤,折合錢八十文,申運紅為三十斤,折合錢六百文。欠米也是同樣情況,同樣是欠四次米,申雨明為二升一合五,賈允諒為二升四合五。

(3)花戶老賬除記錄各花戶欠賬外, 還記錄清欠情況,如甯興庫名下(圖14),初始記錄為欠米四升四合七勺五,欠款錢十四千八百九十文。        旁邊記:

      二月十七日  收米四升四合七勺五, 收錢十一千三百八十

      左下角記:

      欠錢五千零八十七

因欠米已清,所以在原記金額上加了括號。需要注意的是,欠款余額五千零八十七,比部分清償后的應有數三千五百一十文高出一千五百七十七文,是否屬本期新增數,待考。

image.png

圖14   甯興庫名下欠賬及清賬記錄(第6頁局部)


 6. 賬6  民國二十七年九月三十日甘泉鄉通知卷冊

從嚴格意義上講,通知卷冊屬于收文記錄,而非一般意義上的會計賬簿。但其內容與戰勤所業務密切相關,多項記錄真實地再現了當時的環境狀況及派差、管理等具體情況,是研究賬簿內容重要的背景和支撐材料,為賬簿研究中一些未解問題提供了答案或線索,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故將其內容復制如下:

image.png

image.png

 需要注意的是:

(1)這一時期——民國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底——的涉縣地區,已是全民皆兵的狀態。從通知記錄中關于自衛團給養供給、捉拿漢奸、自衛隊巡夜查路、組織擔架隊和機干隊、搜集舊有兵器、籌款買槍等事項中,處處感受到緊張的戰時氣氛。這也是理解和研究各賬冊內容和作用的重要基礎。

(2)從11月13日至元月6日短短五十幾天時間內,即有多筆攤派錢物及派夫事項,充分體現了抗戰中同心協力,有力出力、有錢出錢的真實狀況,從中也可推想到民眾的負擔。二十八年元月6日通知中要求“每聯保最低限籌步槍五十支,款由各聯之公產富戶籌攤,限兩期完成,一月一期,每支槍定為五十元,長還短補”,實質性地考慮了合理負擔問題。

7.賬簿散頁

 散頁3張6面,其中:

      一為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二十四日銀錢流水(入出);

      一為十二月(?)初九至二十五日銀錢流水(入出);

      一為支出總匯。

這部分散頁提供如下重要信息:

(1)在代辦所賬簿體系中, 包含有銀錢流水賬,與一般商號的銀錢流水賬一樣,采用嚴格的序時方式,以入出為記賬符號,詳細列明收、支項目、原因及金額;

(2)對代辦所而言,除記錄各項具體收支外,結算主要支出的合計數也具有重要意義。

三、基于賬簿資料的問題研究

(一)軍資供應及原則

1938年的涉縣及周邊地區,是各方勢力交織爭戰的場所,也曾是多次對日作戰的重要戰場。在這里,既有軍隊常駐(賬簿中記做駐防的,有臺莊駐防第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六旅補充團第二營第八連、東達駐防六支隊、東達駐防平倭隊),也有在這一帶活動的(八路軍115師344旅、一二九師三八六旅補充團第二營第八連、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冀豫游擊第八支隊、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別動總隊華北第十游擊支隊、第八路第四游擊支隊等),還有無數過路軍,以及各村、保的自衛隊。在這個由太行山進入華北平原的咽喉要地,總人口14萬人的山區縣域內,活動著數萬(曾經一度在10萬以上)軍隊,需要由地方民眾提供糧草、燒柴乃至煤、油、被子等生活物資。為了保證物資供應,從本組賬簿的記錄來看,早在1938年初,就開始由縣到村(保)設立各級戰勤機構(村戰勤所及各級代辦所),統一辦理生活類軍需物資的籌備和供應。根據表2、表5所列兩本收到條賬的數據統計,合計列出陡貢村戰勤所民國二十七年經辦物資供應情況如下:

image.png

花戶老賬共包含人戶134,其中東達7,第二溝9,各花戶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賬包含112人(戶),兩相對照并加總,顯示該戰勤所管轄范圍內共有花戶150戶,相當于一保應含戶數之上限。上表物資供應數據按此人戶數平均,算出各花戶的負擔如下:

      糧食類:138.40斤/戶

      草料類:123.75斤/戶

      燃料類:107.50斤/戶

      錢幣類:1.48元/戶

以上數據,只是概略地反映各花戶的負擔情況,并不代表各花戶的全部實際負擔(支出)。原因在于,據其他賬簿資料來看,各花戶需要不時地負擔各種款項攤派,用于完成各種任務,以及辦理各項開支(如收支流水及支出匯總賬殘頁所見),這些付出并不一定全在收到條賬所反映范圍之內。單純看以上數據,似乎算不了多大負擔,但若聯系當地民眾生活及收入的實際情況,則可知道,對于處于太行山區,通常一年勞作僅能維持基本生活的涉縣民眾,在維持自身生活之外額外增加這些付出,已是十分沉重的負擔。

根據賬簿資料,可以看出該地在軍資供應中所堅持的一些基本原則:

 1.合理負擔原則

合理負擔是抗日戰爭時期特有的一種稅收政策。它凝聚著敵后根據地人民的愛國精神,記錄著他們在財力物力上對抗戰的巨大貢獻?!焙侠碡摀钤缫娪凇睹褡甯锩鼞馉帒鸬乜倓訂T委員會》(簡稱戰委會或動委會)的工作綱領,該綱領是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與中共代表周恩來談判時確定的。合理負擔開始于晉東北地區,繼而在華北、華中根據地傳播開來?!爱敃r的環境是日軍進逼,國民黨軍退卻,游擊隊風起云涌,部隊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就地籌集、就地供應。攤派的方法是按財產將村分為十一等,戶分為十九等,特等戶按財產直接由縣分配。晉綏地區,確定全縣百分之三十以上的人或有三千元以上財產的戶為負擔對象,分作三等九級按累進法攤派。八路軍就是這樣解決軍糧急需的?!碑敃r有不少武裝不是八路軍,也不是抗日武裝,都在開條子要東西,任意攤派。因此,地方政府想了各種辦法來規范和管理軍資供應。1938年1月晉察冀邊區成立以后,邊區政府實行財政統籌統支,3月公布了《村合理負擔實施辦法》、《村合理負擔評議會簡章》、《農戶合理負擔比較分數調查表》、《合理負擔累進分數表》,對合理負擔做了嚴格的規定,強調除縣政府村公所外,無論何種機關、軍隊、團體,均不得越權辦理,擅自攤派,違者按借勢借端勒索或強募財物論處,處以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本組賬簿中的賬1很明顯地反映出以上情況。在村戰勤所設立之初的民國二十七年上半年,對各種部隊的直接供應非常頻繁,各種條子滿天飛。從五月份開始,軍資供應逐漸規范,村戰勤所的供應開始更多地轉向面對上一級代購機構,對部隊的直接供應大幅度減少,對回條的管理也日趨規范。此外,為了實現合理負擔,還采取了諸多管理措施,并十分強調各種基礎性工作,包括:

(1)加強基本數據統計,作為合理負擔和完善管理的基礎。僅見于通知卷冊民國二十七年11月13日至二十八年元月6日54天中,就要多次要求報送各種統計資料6次,包括:

      11月19日,造自衛隊清冊三份送聯

      11月20日,造廿七年單頭名冊

      11月20日,造壯丁名冊三份送隊部

      12月10日,限五日將纏足婦女填表送聯

      12月16日,將農救會會員及青年隊自衛隊姓名冊各造冊兩份即刻繳聯或開會隨帶

元月6日,縣府催要各聯人數戶口表甚急要即日查報

以上各項要求,實質上沿襲了古代中國地方政府注重基礎數據收集和管理的傳統,即便戰時,也盡可能以統計數據為基礎,合理有序地安排各項事務。

(2)實行標準化、規范化管理

對重要開支,有關方面會做出明確規定,而不是由下級單位隨意開支。比如通知卷冊中所見:

      自衛團所需給養均按市價照發

      飭每保與本村自衛隊站崗人做大氅四身

      規定唱戲一天,出抗日捐三元

    (每甲籌派二元八毛)現各聯駐軍征集柴草被由各聯供給

      每保派毛驢五個,每帶口袋給養草料

      飭每保將每甲派款二元八角限即日征齊匯繳為要

      縣令第五次會議議決分隊長每人發服裝費五(缺)

      由各聯按年攤派供給工作事,伙食無工作時即停

 這種對各種具體事務的處理都做出明確規定的做法,看起來繁瑣,卻能有效防止隨意亂開支的情況發生,并為后續的支出審查提供了依據。

 2.有償服務和攤派、無償捐贈相結合的原則

 對于抗戰時期的戰勤工作,究竟是采用有償還是無償的方式,以及是由誰來負擔,歷來說法不一。有人認為,“在華北抗日根據地初創時期,因為行政不統一,一切開支都依靠臨時的派糧派款解決,主要是由地主、富農負擔,負擔面只占到20-30%?!北疚难芯恐性λ褜び嘘P這方面的文獻,但所獲甚少。其中一篇碩士論文,認為“舊政府名義上指示采用雇傭方式解決戰爭勤務問題,但實踐仍用強拉人畜支差的方式解決”。并明確指出:“筆者在本論文中所探討的抗戰勤務是抗日戰爭時期晉西北根據地人民承擔的一項人力和畜力的負擔,它是一定年齡階段的男子和婦女支援抗戰應盡的神圣義務與責任,一律不予報酬?!?本組賬簿所反映的資料卻表明,農戶的戰勤負擔,確實包含一些無償的攤派(抗日捐、派款等),但大多數情況下卻是有償服務,而且有明確的付酬標準,最為典型的是送信每次四百四十錢,西達挑戰壕每工八百四十錢。只是,這些標準究竟是上級的  規定,還是由戰勤所根據需要自行制定,目前尚無法做出確切的考證。

通常情況下,農戶提供物資和人畜支差,也都是有償服務。比如之前所引花戶“甯詩”名下記錄中就有“做鞋兩對 錢一元二毛”、“牲口支差三次洋六元”、“古城送兵  錢二毛”等記錄。付計良、付隨良、付在德、付勉之等名下都有“送兵錢一毛五”的記錄。

 賬簿中所記二十四?;☉?,基本都承擔了各種義務,或供應物資、或支差、或提供各種力所能及的服務(做鞋、送信、送兵、送給養、送米料等),真正是有力出力,有錢出錢。另外一些數額較大的物資供應和開支,則明確由大戶負擔,如糧食入出起運賬中一筆“支第八路軍第四游擊支隊第二大隊部小米一石三斗八升”,注明“此宗歸大戶”;又:通知卷冊中涉及每聯保最低限籌五十支步槍一事,規定款由各聯保的公產和富戶籌攤,并限兩期完成,一月一期,顯然屬于硬性攤派,但又考慮了負擔能力問題。收到條賬中幾項對八路軍的相對較大金額的物資供應,特別注明“捐出”,說明八路軍由于軍費不足,無法按有償原則使用物資,所以在有些情況下,需要地方捐助;反過來,這也證明戰勤所對其他部隊的物資供應通常都是有償的,而并非無償的強行征派。不僅如此,即便上級代購機構對基層戰勤所的服務,也是要收取“代購費”的有償服務。

(二)軍資供應組織體系(戰勤系統)的設置及改進

戰時軍用物資(包括生活物資)的供應、核算及組織管理,是一項極其復雜的系統工程。這組賬簿表明,抗戰伊始,這一問題就現實地擺在了民眾面前,而地方政府也通過多方面努力,很快建立了自上至下各級戰勤組織及代辦機構。從本組賬簿的設賬時間和賬簿記錄形式、所記回條管理情況的變化等信息來看,至少在1938年初,在作為最基層的保一級組織(其功能和范圍與村有所不同)就已經設立了直接面對民眾(花戶)的最基層戰勤組織,如本組賬簿中的“涉縣陡貢村戰勤所”。位于其上的,則是更高級次或處于特殊地理位置的代辦機構,而政府機構也在一定時期充當軍資代辦機構的職能。需要強調說明的是,戰勤所設在村里,但并不屬于村級機構,而是按保甲體系來設置,正因為如此,本組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賬簿所記錄業務,不僅涉及到陡貢村花戶,而且涉及到東達和第二溝部分花戶,并在賬2封面顯要地蓋有四處“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圖記”鈐印。

從賬簿資料來看,當時的戰勤系統由多個不同級次的代購(代辦)機構所組成。出現在賬簿中的代購(代辦)機構,除村戰勤所,還包括:縣代購所、區署代購所、西東達峧甘港聯合代辦所、三四五六聯合代辦所、西達抗日軍需代辦所、西達代購支所、涉縣第二分所第三代購支所等,這些機構既有按政府機構的級次來設置的,如縣代購所、區署代購所;有按地域聯合設置的,如西東達峧甘港聯合代辦所、三四五六聯合代辦所;也有按地區單獨設置的,如西達抗日軍需代辦所、西達代購支所。此外,各級政府機構也有臨時充當代購機構的,比如賬2中就有“收涉縣政府代購回條”,涉及柴、草、米、面、豆、小米、麩子、大洋等多種物資。

 在二十七年上半期,除了向代辦所供應物資外,還包括多項對各級政府機構的物資送達,如第二區區署、東達鎮,以及大量對部隊的直接供應。需要注意的是,這些供應往往需要換條,比如,正月初三收東達七大隊回條旁就小字注明“換涉縣第二區第三四五六聯?;旌洗k所”,對部隊的直接供應也多有注明“換代購支所條”,通知卷冊12月10日有通知“將七月十五日以后供給各軍正式條據限三日內整齊送區代購所,如有逾限不繳概作無效”,表明對于物資供應及條據管理是較為嚴格的。隨著戰勤系統組織體系的不斷改進和完善,對條據的管理也經歷了一個逐步完善和規范的過程。

此外,對代購機構的設置,也在不斷調整和完善之中。除了前半年的不斷新設和改變之外,自十二月十五日以后,東達成立涉縣第二分所第三代購支所,表明按需設置的軍需代辦體系,在涉縣境內已趨于完善。

賬簿記錄中涉及多筆有關代購費的記錄,如“收區署代購所代購費四元五毛”、“三支所代購費洋六元”、“代購費洋七毛”等,說明代購所提供的也是有償服務。按照有關資料,五元的收費,相當于當地一個農民一年的收入水平,屬于并不算低的收費水平。

此外,所有代購業務需定期經審委會核定。賬2中有兩筆相關記錄,一筆為“收審委會核定一紙”,核定“自七月十五號至十二月十五號”麩料、白面、小米、柴草及三支所代購費。另一筆為“區審委會審定一紙”,未曾說明具體內容。

(三)賬簿組織與核算

 1、賬簿的體系構成及特點

舊時中式賬簿的體系構成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問題。雖然通常認為中式賬簿體系有川、草、流、總等較為一致的體系,但在不同地域,不同行業及不同具體情況下,賬簿的種類、名稱、形式及記錄方式等皆存在較大差異,尤其會針對具體需求,創造出許多特殊的名稱和形式。

涉縣陡貢村戰勤所這組賬簿,即是針對特殊事項和業務特別設賬的典型例證。

根據該戰勤所遺存的賬簿資料,結合其所記內容及形式,可對其賬簿組織體系的構成分析如下:

核心賬簿——收到條賬。是戰勤所作為基層軍資供應機構對各方面物資供應的明細記錄,記錄對各方面供應物資中收到回條明細,反映如下信息:條據出具方(單位或個人),時間順序和分單位記錄穿插;業務發生時間(上記陰歷、下面標注陽歷,以滿足不同人的需要);項目內容及實物數量;換取條據的有關信息。

兩本收到條賬,形式上最為正式,各項要素最為齊全,屬戰勤所核心賬簿無疑。其在記錄清楚軍資供應明細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軍資供應的總量,以及對不同方面的供應。

輔助賬簿:各種明細賬,根據業務特點和實際需要設計,包括:

各花戶支差及提供物資明細賬——反映各花戶的付出明細,包括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詳情。

各花戶老賬——反映管內各花戶欠糧、款數及償付情況。

銀錢流水賬——反映戰勤所經手銀錢之入出明細,與一般商號的銀錢流水賬一樣,采用嚴格的序時方式,以入出為記賬符號,詳細列明收、支項目、原因及金額;

支出匯總賬——匯總記錄各項支出。

輔助記錄:目前所見僅有“通知卷冊”一種,記錄收到文件、通知所要求辦理的事項。嚴格說來,本記錄并非標準的會計賬簿,而是與會計賬相關的一種業務記錄簿。因其所記內容與戰勤所業務及賬目記錄有較為密切的關系,本文將其視為會計賬簿的輔助記錄,與賬簿記錄結合起來進行分析研究。

戰勤所是一種以戰爭時期軍隊物資的籌集、供應及各種差事安排為主要業務內容的特殊會計實體。根據當時地方政權機構及管理的實際情況,該業務的組織安排以保甲制中的“?!弊鳛樽罨鶎訂挝?。因此,這組賬的核算范圍為保,即賬2封面鈐印所指稱的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戰勤所向所轄范圍內的花戶征集物資、指派差事,并將所籌集到的物資供應軍隊或送交上級代購機構。因此,需要反映以下幾方面情況:

(1)管內各花戶支差及提供各種物資的情況;

(2)各花戶應繳而尚未繳納(欠繳)的物資和款項;

(3)戰勤所作為一級戰勤機構在辦理公務中本身的各種開支;

(4)戰勤所經手錢款收支明細;

(5)其它需要反映的信息資料。

涉縣陡貢村戰勤所這組賬簿,即是根據以上業務需求而特別設置。該組賬簿在使用中式民間賬簿基本賬簿形式的同時,特別創設了收到條賬,其各花戶支差及提供物資明細賬和各花戶老賬在記錄形式上也有一些特別的創造。

 2、記賬主體、記賬范圍及記賬人身份

由賬簿記錄可見,戰勤所是為了戰時物資供應而設立的臨時性機構,并非村級政權的常設機構,而且與其有業務關系的上一級機構也是不穩定且易變的。因此,戰勤所設立之后會計主體的確定和需要設置的賬簿的種類及形式,成為機構設立之后必須考慮的重要問題。

從幾本賬簿中所反映的信息來看,首先,以什么作為記賬主體,就有些糾結不定。

這幾本賬屬于會計博物館同一批購進,而且幾本賬簿的形式、內容、記賬的筆體、風格,顯然屬于同一時期的同一機構。但從賬簿封面所反映的信息來看,民國二十七年正月立收到條賬,封面左首豎寫“甘鄊泉”三字,從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日設立的收到條賬寫“甘泉郷”來分析,“甘鄊泉”應為“甘泉郷”之誤(涉縣迄今有地名曰“甘泉”)。這兩本賬封面字跡工整,表明書寫者不但識文斷字且有一定書法功底,之所以會發生如此錯誤,連所在鄉名都寫錯,除了書寫者對賬簿封面該署哪一級機構之名有所猶疑外,不知還可作何解釋。然而,從內容來看,這些賬簿屬于涉縣陡貢村戰勤所的業務記錄,所以賬簿內頁中每頁都蓋有“涉縣陡貢村戰勤所”條章。正月立收到條賬在鄉名上蓋有“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圖記”方形鈐印,似乎在表明該賬簿并非甘泉鄉的鄉賬,而是屬于更小級別的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五月二十七日設立的收到條賬在“甘泉鄉”、立賬日期、賬簿名稱等處加給了五處“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圖記”鈐印,似乎在五月份再次立賬時,對于記賬主體已經有了確定的意見。而從這組賬簿所記內容來看,確屬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范圍內戰勤管理的業務記錄。其之所以在賬頁中多處加蓋“涉縣陡貢村戰勤所”條章,則是因為這些業務,由設在涉縣甘泉鄉陡貢村的戰勤所負責辦理。

頗為奇怪的是,賬1封面還蓋有“涉縣第二學區甘泉鄉第二十四初級小學校鈐印”?;蛟S戰勤所作為新設機構,辦公場所設在小學校,甚至直接由學校老師來參與戰勤所事務或賬簿登記?這一點在下文關于記賬人身份的分析中將會得到確證。

除賬1、賬2外,賬3封面寫有“甘泉鄉”,蓋有“涉縣陡貢村戰勤所”條章,賬4寫“甘泉鄉”,蓋“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圖鈐”鈐印,賬5封面無設賬日期及賬戶名稱信息,只蓋有“涉縣陡貢村戰勤所”條章;賬6無封面,內頁加蓋“涉縣陡貢村戰勤所”條章;其余散頁也是在部分賬頁上蓋有“涉縣陡貢村戰勤所”條章。

 根據以上信息分析,這批賬簿的記賬主體,當為“涉縣陡貢村戰勤所”,這是為了辦理軍需物資供應而建立的相對獨立的戰勤機構。其機構設在陡貢村,業務范圍則為“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

再一個是記賬范圍問題。其時,陡貢村屬甘泉鄉治下,因此賬簿封面加寫“甘泉鄉”以明確區域歸屬。但從“涉縣陡貢村戰勤所”條章的名稱寫法來判斷,戰勤所及其他代購機構(如賬簿記錄中出現的“西達抗日軍需代辦所”、“西達代購支所”、“涉縣第二分所第三代購支所”、“區署代購所”等),是為了籌集、供應軍需物資而設置的專門機構,其統屬關系較為復雜和多變。由此可判斷,就這批賬簿而言,其記賬主體為冠以縣名的陡貢村戰勤所。屬于因為戰時軍需物資籌備供給需要而設的臨時性機構,其辦公及主要業務發生在涉縣甘泉鄉陡貢村,但業務所涉及的范圍,卻不僅僅局限于陡貢一村,而是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該保以陡貢村花戶為主,并包含東達、第二溝少數花戶,共約150戶,符合當時10戶為甲,10甲為保,一保最多不超過150戶的規定。綜合各方面信息可以判定,這批以涉縣陡貢村戰勤所為記賬主體的賬簿,所記錄的是向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粽?收糧款及其他物資,開展各種支前活動的記錄。

與同時期一般中式賬簿一樣,這些賬簿上也未有明確反映記賬人信息。但從基本賬記錄的字體及前后變化來看,很有可能幾種賬簿并非由同一人做成。另外,賬1封面有三處私人名章,為同一人,因年久色褪,字跡已不甚清晰,但參照賬5中花戶物資供應賬目,可確定為“付在和印”。從賬1封面蓋“涉縣第二學區甘泉鄉第二十四初級小學校鈐印”推斷,該賬簿的記賬人,很可能為學校老師。賬5有關“付在和”的記錄項下,有“又先生笤帚錢四文”,說明付在和為小學校先生(老師)無疑。在涉縣這樣的偏遠山區,識文斷字者極少,小學老師作為為數不多的識字人,代為記賬幾乎成為必然。

綜合以上信息,可以認為:本組賬簿是涉縣陡貢村戰勤所用以記錄其所經手的向涉縣第二區第二十四保各花戶征集軍需生活物資提供給上級戰勤機構或直接供應軍隊、安排花戶支差的賬務記錄,賬簿由涉縣第二學區甘泉鄉第二十四初級小學校老師(先生)付在和(等)記錄。

 3、賬簿形式及記賬方法上的特點

源于其記賬主體的臨時性特點,以及業務的特殊性,其賬簿從名稱、形式、內容到登記方式,也具有不同于一般工商企業組織和政府常設機構的特點。

(1)賬簿名稱上的特點   “收到條賬”、“通知卷冊”為一般中式賬簿體系中所沒有,體現了當時中式會計因需要而靈活設賬的特點。另有幾本賬,封面、封底皆完好,但封面除蓋有“涉縣陡貢村戰勤所”條章外,并無賬簿名稱及立賬時間等信息,說明立賬人對于處理這類特殊業務缺乏經驗,無法準確定名,乃至于不做定名。

(2)賬簿及記賬形式上的特點  與當時山西及周邊地區商號多采用雕版印刷的格式化賬簿不同,這批賬簿多采用橫條式毛邊紙賬簿,右側用紙媒裝訂,屬于不甚規范的民間賬簿。賬頁數因內容需要而定,無固定數目。從賬務登記上來看,賬1、賬2 皆是開頭幾頁比較工整,越到后面越是凌亂潦草,字體大小不一。賬簿記錄中隨處加注說明、涂改之處甚多,封面內側也多見補充性記錄和說明。表明這些賬簿從設置到記錄,雖然頗受重視,但由小學校老師業余代記的賬簿,與工商企業專職會計人員或賬房先生做成的規范的專門化賬簿記錄,有著很大差距。

(3)賬簿登記方式上的特點  這些賬簿總體上采用傳統中式賬簿的登記方式:從右向左豎式記錄,日期、內容、數量(金額)順次排列,數字以蘇州碼、中式數字為主,金額合計間或使用阿拉伯數字。收支賬使用“入”、“出”作為記賬符號,經過審查核對的項目加蓋紅圈印記。與一般商戶賬簿相比,其記錄方式又有一些特殊之處:

 ①因業務及往來單位具有較大不確定性,所以在賬簿記錄內容的總體設計上有所不足且易變。比如,賬1開始按時間順序分來源分別登記收到回條情況,但后來因為時間上的交叉,改為按不同來源單位分別進行序時登記??傮w來看賬簿內容的組織比較亂。

②賬簿記錄的涂改、標識、加注較多,尤其賬5、賬6,頗顯凌亂。

③對于記賬日期的標示,以農歷日期為主,標在業務頂端,同時在賬頁底部相應位置注明陽歷日期。這種日期標示方式,在一般民間使用的傳統中式賬簿中極為少見,應該和該賬簿資料的使用、審核人員背景不同有關。舊時農村記賬記事,多標注農歷日期,對農村人而言,因為與農時和節氣相關,農歷是最重要的記時方式。但本組賬簿所反映的業務及資料,涉及與軍隊及政府機關的業務及資料往來,在民國時期,官方機構和人員多習慣陽歷記時記事,為此,本組賬簿采用了同時標注農歷和陽歷日期的方式,也是業務的特殊性使然。

(四)賬務資料的檢查、核對與條據管理

戰勤所作為軍資征集、供應的基層機構,其業務中涉及大量款項和物資往來,賬務資料的審查、核對就顯得極為重要。在相關賬簿中,多處資料證明對于戰勤所業務有一系列監督檢查措施,而這些措施及制度規范,已經超出了民間私人事務管理的技術范疇,在機構設置、職責劃分、以及程序、制度設計上,頗多吸收了西式管理的精髓:

1、縣級政府機構中設立有管理財務事宜的專門組織“財委會”,其中設監察委員,由各區以公舉方式選派。

2、區級政權機構中設審委會,負責審查賬目。賬2中有“收審委會核定一紙”,內容為:

      自七月十五號至十二月十五號

      麩料一千零七十七斤十四兩

      白面一千三百六十六斤十二兩

      小米四千四百四十三斤十一兩

      柴草四千一百八十三斤半

      三支所代購費洋六元

賬2最后一頁最后一筆記錄為:區審委會審定一紙。說明對戰勤所所報各項物資供應及開支,需經區審委會定期審查核定。

3、在辦理業務的過程中,算賬(機構內的賬目總結與核對)為經常之事。糧食入出起運賬中有“支算賬用米四合”,“支起款算賬面十斤”,散頁中也有記錄“七月十四日出西達聯保代購支所算賬錢四百文”,說明要經常算賬,以保證賬款、賬賬相符。

4、戰勤所的收支賬目除接受上級機關的監察、審核外,還必須接受專門檢查。此種檢查十分細致,多項賬目旁加注了“否”字,疑為查賬中認為不妥者(見圖15),如:

    (七月)廿一日出二合店(旁注:老婆手)飯錢五千二百(旁注:銀洋1元)文(下注:否)

      七月初二 (前注:否)出聯?;锸迟M洋五元

    (七月)初五日 (前注:否)出聯保雜款大錢四十五千六百九十文

      另尚有多筆注“否”者,如:

      出 趙守宗飯錢拾千零四百文(旁注:現洋二元)

      出 聯??钛笫?/p>

      出 磁縣飯錢(旁注:前為美秀衣裳)十七千六百八十文

      出 磁縣飯錢(旁注:開磁縣飯錢與趕會)二千八百七十文

image.png

圖15   多筆業務標注為“否”的支出賬散頁


對比分析發現,通常外出開會辦事等飯錢、路費多為四百文或六百文,以上各項遠超此數,或為判定為“否”的原因。

很有意思的是,賬簿中多有涉及“學校先生”的記錄,作為學?!跋壬钡母对诤?,屬于記賬人,從賬簿記錄內容看,村民對他是極為尊敬的,但支出賬中亦有兩筆與“先生”有關的賬項(一筆為出買鹽洋火錢一千文,一筆為出學校先生錢三千八百二十文,旁注:買布用)標注了“否”,說明查賬者是客觀和不留情面的,即便是作為記賬人的先生,也在審核檢查的范圍之內。

5、實行規范化的條據管理。

戰勤所作為基層軍資供應機構,其物資及錢款付出,除了對上一級代購(代辦)機構的轉送外,多有涉及對部隊、個人及其他機構的直接付出。這些付出中收到的條據,按規定需換為具有支付權力的上級代購機構出具的條據,才能作為有效憑據。因此,在通知卷冊中有“將七月十五日以后供給各軍正式條據限三日內整齊送區代購所,如有逾限不繳概作無效?!痹谑盏綏l賬中,也多有換條據的記錄。如賬2“收西盤陽兵站處條”一項后,就有“以上五紙換縣代購所條”?!笆諙|達駐防平倭隊條”一項后,就有“以上七項換代購分所條”。

四、總結

基于個案和第一手史料的細節性研究,歷來具有重要的史學意義,其價值在于立足活生生的人和資料來探究一個真實而非想象甚至臆造的世界。從另一方面來說,歷史本來就是由許多細節和個案(個體)所組成,細節一多,歷史的脈絡與輪廓便會在某種程度上自然地呈現出來。本文以抗戰初期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賬簿為中心,通過大量數據資料及實物形象分析,揭示出抗戰初期敵后根據地軍資供應及會計核算與管理的一些重要事實。本組賬簿所記錄的是一個因為戰時需要而建立的臨時性會計主體的業務,因而其所反映的會計、核算與管理方面的理念、事實和方法,尤其是在面對新型業務時的會計組織安排和觀念變化,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而這一研究,也確實揭示出了許多重要的史實:

1、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賬簿用具體實際的資料記錄證實,中華民族確實是一個偉大的民族,即便各種勢力和力量因為社會、歷史的原因存在各種不同的利益和矛盾沖突,然而,一旦面對外敵入侵,民族危亡,便很快形成一致對外的社會共識。哪怕本身本極窮困,也能夠咬緊牙關,有力出力,有錢出錢,共御外侮。這是一個民族精神意識中中至為重要的財富,也是民族頑強不屈,生生不息的重要基石。

2、打仗即是打錢。戰時軍隊生活物資的供應是所有戰爭中都難以避免的重要問題??箲鸪跗跀澈罂谷哲婈牭奈镔Y供應,在復雜的敵我環境下是一個極大的難題。我黨領導下的抗日軍隊的物資供應,因為特殊的原因更是難上加難。之前對這方面的研究,因為史料的限制及種種復雜的原因,較少有人涉及。本文利用涉縣陡貢村戰勤所賬的賬簿資料,對此進行研究,只能算是一種初步的嘗試。從以上研究中可以看出,當地政府和民眾從支持抗戰的實際出發,在較短的時間內從上到下建立了各級戰勤及代購系統,并不斷完善機構設置及手續制度,包括賬簿的設置與記錄、回條的換取、管理及相關開支標準的制訂,使得軍資供應能夠在合理負擔、有力出力有錢出錢等大的原則下,采用有償供應和無償攤派乃至捐贈等多種形式相結合的方式有序進行,表現出了中國民間深厚的社會規范管理的思想基礎,以及強大的社會組織管理和動員力量。這種力量潛藏于數千年中華文明發展中,是一種值得深入研究和繼承的重要文明成就。

 3、抗戰初期,八路軍多次對日作戰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民眾的信心和斗志,贏得了廣大民眾對我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的信任和支持,為快速建立敵后抗日根據地打下了良好基礎。賬簿中涉及對八路軍的物資供應,多處注明 “捐出”,即是這種支持的直接表現。通知卷冊中特別寫明“速送八路軍給養,如再延遲到縣懲辦”,表明地方政府對八路軍的物資供應是極為重視的,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八路軍物資供應所面臨的實際困難。

 4、從本組賬簿定名、賬簿形式、記賬方式、以及設賬中在記賬主體問題上的糾結可以看出,對于新型業務類型的處理,傳統的會計需要適應具體情形做出適應性改變和設計。這也體現了中式賬簿的一個重要特點,即設賬的靈活性,以及根據特定需要不斷調適的特點。

 5、本組賬簿也表明了,在舊時中國,即便在偏遠如太行山區的農村地區,有關會計的理念、方法和技術也是普遍地深入人心的。本組由一個新設機構用來處理戰勤所這樣一種特殊業務的會計賬簿系統,雖然形式上比較簡陋,并不像一般商用或政府機構所用賬簿那樣系統和規范,且是由小學校老師兼職記賬,但它對記賬基本方法和原則的使用,依然是較為熟練的。賬簿記錄中所顯示出來的查賬及審核信息,表明當時戰勤系統的財務及會計管理,屬于一個完整的管理系統。民國時期整個社會對重要事項財務公開與財務審查之重視,于此亦可見一斑。

 6、從本組賬簿的分析研究中發現,賬簿研究除了關注和分析賬簿記錄中的內容和資料外,賬簿作為歷史遺留物,其外在形式(比如賬簿材質、形式、頁數,封面上標注的名稱等信息,記錄方式、字形字跡的變化、格式的規范,各種標記、標注及修改乃至涂改痕跡等)所攜帶的信息也是十分豐富而重要的,對其做認真細致的分析解讀,也是完善研究一個十分重要的方面。尤其對會計這樣一個具有一定技術性的專業領域,這些項目的分析研究往往具有重要意義,是基于賬簿的歷史研究必須關注的一個重要方面。

因資料及篇幅所限,對于一些重要問題,比如涉縣及周邊地區戰勤系統設置和制度建設的更多細節、八路軍留駐涉縣的確切人數及變化、八路軍物資供應及耗用的細節性資料、以及地方政權結構變化的細節、戰爭初期農戶實際負擔的數量及變化等,未能做更深入的研究。但是,從這幾冊很不起眼的殘破賬冊中,我們確實看到了那個時代真實的人和事,看到一個堅韌的民族抵抗外敵入侵時同仇敵愾、頑強不屈的精神。其中顯示出來的在資源安排,財物籌集和供應上的規范與細致,以及艱苦條件下一絲不茍的會計精神,是很值得學習和汲取的。



編者注:

原文發表于《近代史學刊》23輯,并在此感謝宋小明老師允許將此文章在山西大學民間文獻中心公眾號推送。

出于排版需要,本文在編輯時省略了注釋,如有需求,請下載原文查看。
















 

秋霞在线观看片无码免费,欧美毛片无码视频播放,2020人妻中文字字幕在线乱码,老男人网